谁说体育生没前途?三种方式走进一流大学

在中国,体育生总被扣上“校园反派”的帽子,除了“不上课”,还很容易被贴上“成绩不好”、“不爱学习”或者“家境贫寒”的标签。

其实体育生中却有着好几种不同的类别,通常人们认为体育生就是会体育的学生,但其实有些不会体育的学生也会被叫做体育生。

比如在体育生高考中,根据运动水平的不同,“体育生”进入大学的方式有三种——体育单招、体育统招和高水平运动员,其中对于体育统招的学生,体育特长就不作为他们报考的必需条件。

要在大学里当一个体育生,就需要通过这三类招生考试,它们的报名要求、考试方式和录取政策等也都各不相同:

如果你单纯热爱体育,但却运动能力不足以达到专业水平,便可以参加体育统招,针对喜欢体育的考生专门设立,不需要体育专业技术等级的考试。

如果你不想就读体育专业,但却有运动技术等级证书,而且学习成绩也不差,那么各个高校的高水平运动员招生最适合报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以高水平运动员录取的考生,在进入高校后在普通类专业就读,而非体育类专业并且高考成绩根据各高校的不同情况,只用达到生源省份的本科二本线%。

所以,只要是能够达到高水平运动员报名条件的学生,几乎都会将这类文化录取成绩“降分”并就读于其他专业的考试,作为走向一流高校的最佳选择。

在2017年,就有一位长相俊俏的女孩周孟佳,利用自己的健美操特长,以高考成绩557分进入了大多数人都梦寐以求的大学——北京大学。

很多不知道体育生高考规则的人都心生疑问:北大降219分收你,怎么可能?难道是靠颜值进去的?

当然不是,比颜值还厉害的是她的运动经历和运动水平,这个已经在北大就读法律系的大学生,7岁就被送往了衢州联合竞技健美操培训中心开始练习健美操,一年365天,每天坚持训练4个小时,并且因为喜欢,坚持了11年。

她的坚持不止体现在18岁跳了11年健美操,在她13岁代表衢州参加了浙江省第二届体育大会单人操和6人操团体操的比赛时,她在第一场比赛中就因完成高难度动作而受伤,疼痛难忍,但坚持带伤比赛,随后更是勇夺了两项冠军!

一惊一喜之后,她在医院中得知的伤情状况令她感到极度不安。医生判定她的右腿膝盖韧带拉伤、半月板撕裂、髌骨损伤,并且告诉她,你不能再跳健美操了。

当时,她心里难过却从没想过放弃。在接受了为期1年的专业运动医学康复治疗后,又回到了训练场,谁料到在重返赛场的第一场中,她竟又取得了全国健美操的冠军!

恢复伤情的周孟佳随后获得了各种比赛荣誉,所以她在报考高水平运动员时,能有勇气和信心报考北京大学,与来自全国各路高手们比拼。

但并不是每一个高水平运动员都需要周孟佳那样的运动水平,她已经是健美操项目的健将级别,而报考高水平运动员,拥有国家二级证书足矣。

让各个高校为你降分的第一步,是具有报考资格,向报考学校投递的材料里包括:国家二级运动员(含)以上证书,以及集体比赛项目前六名的主力队员证明或个人项目前三名的证书。

通过报考学校的材料审核后,才能允许参加该学校的体育专项测试,和其他选择该学校的报考者们竞争入校的名额。

不止于此,待体育专项测试以及学校自行组织的文化课考试结束,并有幸成为优胜者后,还需要通过最后一项重要关卡——高考。

而在高考文化成绩要求上,各个学校都会根据每个项目的招生计划和你的运动水平,给出有相应的降分标准。

一般情况是,在学校运动队的A类项目,有部分运动成绩特别突出,确有培养前途的考生,可以在达到生源省份本科第二批录取控制线%时予以录取。而学校运动队B类项目的学生,高考文化成绩则需要达到生源省份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线。

也有体育专项成绩特别优秀的考生,可以申请文化课考试单独招生录取资格,并参加由国家体育总局统一组织的文化课考试(也就是体育单招文化考试),也就是不参加高考。 成绩达到该校文化课合格线,可择优给予单招录取资格。

当然,能上清华北大还是能上实力稍弱的一本院校,在于和你报考哪所学校以及同竞争的学生中谁强谁弱,毕竟体育成绩和技术更好、学习成绩优胜的人都希望进入拥有更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。

所以只要你有能力和信心,你也可以报考北京大学。但无论是进入哪个大学,前提都是通过缺一不可的三大关卡——报名前优秀的运动成绩,体育测试中稳定的发挥,和没有掉链子的高考文化成绩。

如果你是一位具有国际二级运动员证书以上的同学,那你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选择地报考各个学校高水平运动员的测试,其次考虑体育单招,最后是体育统招。

我们通常对体育生的学习状况有着预先的主观判断,也就是存在偏见,认为体育生都不会学习,即使学习也只是摆摆样子。

而这类群体正在改观,在提出体教结合的近20年来,中国的“大员”正在向着“运动员大学生”发展。

曾经体育生只是挂着学籍的专业运动员,而现在是在学校训练、学习和生活的大学生。发展的培养模式改变,使此类学生的体育成绩和文化课学习并不矛盾,相反还能促进个人的全面发展。

“体育生偏见”的存在十分普遍,姚明就曾在鲁豫对他的专访中,发现了中国人对体育生普遍的态度,这可能让正在改革中国篮球的他早早地就明白,我国体育生群体需要优化。

其实我们很明白,大家习惯把体育生放在一个刻板的认知框架下来看,是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。

由于许多学校对于体育生没有确切和统一的管理办法,体育生需要自行平衡他们的学习生活和训练生活,这样的管理空隙导致确有一部分体育生在高考“一次性”努力后,容易放纵自我。

所以,如今在校的体育生,在学习上必须要有自我要求。所以,为了保证生源质量,促进体教结合,高校招生时设置的高水平运动员高考文化成绩标准,也正在逐年升高。

我们生活在这个容纳着13亿人的土地上,仍然有很多人需要选择走向体育的道路,以此争取到更好的教育资源。从高水平运动员招生的发展趋势来看,高校培养的是学习与运动双优的学生。

那些成绩从未落下,而又天生擅长体育的孩子们应值得庆幸——中国体育正在改革,“一枝独秀”的竞技体育正逐渐走向竞技体育、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“三箭齐发”的发展格局,校园体育正在有所发展。

体育生将从自身的改变开始,改变那些旧观念,例如体育生都是成绩不如意或无望上大学的人;体育生都是想出人头地的农村孩子;体育生读完书是出来当健身教练的。

体育生这个标签有很多涵义,当你被贴上标签时,他人与你交往的过程中会产生其他的心理暗示,但其实很多体育生在学业成绩优秀的情况下,不愿意被贴上标签。

一位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大一学生,作为一名第一批以高水平运动员身份进入大学的00后,她说道:“我不愿意被叫做体育生:我和同学们共同坐在教室里学习,我没觉得自己和别人有什么区别,所以当我坐在教室里时,我更希望同学和老师把我当普通的学生。”

虽然曾经有许多让人失望的“体育生”,但不能否认现在和未来正在出现越来越多努力的、刻苦的“会体育的学生”。

但他们仍然逃不过别人的质疑,例如一位教授曾经公开发表对“体育生”群体的意见。

对此,我们应该正常地看待所有人对体育事务的讨论,并呼吁和鼓励即将成为高水平运动员或是正处这个身份的学生们,对自己多加要求,提升自己的运动和学业水平。

中国体教结合的意义就在于,让那些从事竞技体育的运动员有学上、有书读,并且让广大青少年除了应对学习和高考之外,有机会参与更多的体育运动和赛事,全面发展。

于是早在1987年,我国以“体教结合”为目标,开启了竞技体育校园化之路,让高水平运动员招生有了起点。

2018年,教育部要求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加分项目,“体育特长生”这个名词即将成为历史。二级运动员无法享受加分优待,但不意味着学生没有二级运动员及以上报考高水平运动员的资格。

高校对于体育特长生的要求越来越高,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理解,体育是教育不可分割的、相当重要的一部分,除了理解体育运动给孩子身体带来的好处,也开始重视孩子在体育方面的求学之路。

所以正当国家培养未来一代兼顾文化课学习、特长发展的体育特长生时,家长们应更加重视孩子成长阶段的体育运动,如果孩子在低年龄阶段缺乏体育活动,再到中学、大学去强调体育,那便错过了孩子运动素质发展的敏感期。

而拥有体育特长的学生,更应提升自身的综合素质,对自身有更高的要求,才能成为体教结合路上所需要的那一款——各方面高水平、可作运动员的大学生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